导航菜单







首页 > 政务 » 正文

吴其阳 新生儿健康出院,是最开心的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吴其阳 新生儿健康出院,是最开心的事

  连轴转15小时“累趴”照刷屏,广东一90后儿科男医生走红网络  吴其阳 新生儿健康出院,是最开心的事

  吴其阳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(NICU),对患儿进行例行检查。受访者供图

  连轴转15小时,吴其阳靠着墙体睡着,负责通知交接工作的护士,偷偷拍下这张照片,传到微信工作群。受访者供图

  身着绿色手术服、背靠墙体上睡着,广东江门一名90后儿科男医生的“累趴”照,刷爆朋友圈。昨日,新京报记者从江门市妇幼保健院证实,照片中的男子名叫吴其阳,是新生儿重症监护室(NICU)的医生,12月16日,连夜抢救完一名早产窒息新生儿后,交接班间歇,“靠着墙休息了一会儿”。

  吴其阳告诉记者,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共有50多名患儿,其中10余名是重症患儿,他全部都在负责。当晚,1名新收的病危儿,和2名前两天新收的早产、极低体重儿不时出现状况,他一直在处理。

  被拍下“累趴”照前一晚,他连续工作了15个多小时,抢救了一名连夜转至该院的早产窒息患儿。16日8时许,他靠着墙体短暂休息的状态,被当时正准备过来通知自己交接班的护士,拍了下来,后被传至社交媒体走红。

  面对自己的走红,吴其阳说“挺不好意思”,“这种体力透支的状态,在医护圈内,其实很常见,相信每位夜班医生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。”

  吴其阳说,看到新生儿能健康出院,是自己最开心的事。

  “当时正闭眼回想手术经过”

  新京报:什么时候看到这张照片的?

  吴其阳:这张照片拍出来的第二天,12月16日下夜班,回家休息、睡觉,17日看到的。

  新京报:看到后什么感受?

  吴其阳:感觉还挺意外的,没想到被人发到了网上,还有人议论。当时也是同事告诉我的,把网友的评论,还有在朋友圈发布的一些消息,截图发到了我们自己的医生群里,就说“吴医生你出名了”,“你被人议论了”。我比较惊讶。

  新京报:怎么看其他同事对你的评价?

  吴其阳:其实也没有必要高调,毕竟每个医生都会碰到这种情况,我是这么觉得的,觉得有偶然的成分在里面。

  新京报:当时你是什么状态?

  吴其阳:趁着交班前10分钟,我稍微眯眯眼。当时是忙了一个晚上,没有睡觉。其实,我当时是没有睡着,还有意识,能感觉到周围的情况,就稍微打盹了一下,在脑海中想了一下手术经过,还有等下需要跟同事交接的工作内容。

  新京报:平时工作状态也是这样吗?

  吴其阳:其实这种状态,还挺常见的。我们是早上8点钟交班,就是晚班跟白班的同事,进行工作对接,通常有10分钟的交班时间,当时刚好完成一场手术,需要交接一下,患儿的看护细节。我们节奏基本就是这样子,一个星期排班一到两次。

  新京报:你这张照片是谁拍下来的?

  吴其阳:我们的一个护士,平时工作上的同事。她当时也是准备要交班,过来是想提醒我,交接的内容,然后刚好看到了我这个情况,就拍了下来,当时并不知道她拍了照。

  “病房内连轴转 15小时不止”

  新京报:走红对你有影响吗?

  吴其阳:暂时还没有影响,工作上,周围的人也是比较理解的态度,这个就是我们工作的常态。患者家属其实也没有太关注网上的消息。

  新京报:你主要负责哪方面工作?

  吴其阳:我在的这个部门,是新生儿科,患者都是病患儿,医学上叫做“新生儿期”。患儿重症监护室,现在非常危重的有14个,我负责对接其中的3个。

  新京报:有消息说,当晚你连轴转15小时。

  吴其阳:其实不止15小时。当时重症监护室里,不止一个病患儿,有3个患儿同时出现了这种状况,都是早产儿,就是病情危重的情况,他们生命体征不平稳。

  新京报:介绍下当晚重症监护室的情况。

  吴其阳:3个患儿,有之前就在院治疗的,也有当天送过来的。那天晚上,我就一边去调整治疗方案,一边要观察治疗效果。他们器官都发育不成熟,比普通足月儿,病情反应会更剧烈。

  新京报:新送来的患儿现在情况如何?

  吴其阳:当天病情最重的就是这个刚送来的孩子,本来就是早产,呼吸情况不好,然后在原来那家医院治疗了几个小时,病情比较危急,家长说“想转过来进行救治”,我们连夜去给接回来的。另外两个患儿,是早产25周的,现在三个患儿,还处在一个观察阶段。

  新京报:家属其实也挺着急的。

  吴其阳:对,我们诊断的时候,这些家长都会在旁边,他们看着自己孩子这种危重状态,也很焦虑。虽然他们送来的时间上,有早有晚,但是生命体征现在还不平稳,还需要继续观察。我一边安慰家长,一边也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给他们治疗。

  “患者出院 就会有成就感”

  新京报:你是何时毕业的?

  吴其阳:2013年,贵州遵义医学院毕业,学的专业是临床医学。我老家是肇庆的,在珠海长大。遵义医学院有两个校区,我是在珠海这边校区读书,毕业后,就直接来江门这家医院工作,离家比较近。

  新京报:为何选择进入儿科工作?

  吴其阳:我本身是喜欢孩子的,所以就选择了儿科,而且,一直工作下来,也不会觉得无聊。新生儿科,整体是偏向内科方面的,凡是有手术的,还是需要外科负责。我这种属于一线医生的,全方位都需要配合、负责。

  新京报:家人支持你的工作吗?

  吴其阳:我结婚了,但是暂时还没孩子。我对象也是医生,在同一家医院。家人虽然有时候会有些小抱怨,没有太多时间陪他们外,整体上还是挺支持我的。

  新京报:怎么看现下医患关系?

  吴其阳:一方面,作为医生要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,要对自己负责的病人,关心到底;另外一方面,患者来了,多是焦虑的状态,我们更应该关心他们,不要以严厉态度,对待他们。其实,从患者角度来说,我也很理解他们的心情,尤其是儿科,很多家长对自己孩子生病,非常敏感,有时需要排队,我都以最大诚意,努力去维持就诊秩序。

  新京报:你如何与患儿家属沟通?

  吴其阳:首先,站在他们角度,肯定是要安抚他们,比如在儿科门急诊就诊,有时排队两三小时,情绪上肯定会比较烦躁;更多的是,我们会把注意力放在孩子的病情本身,不会去故意激化他们的情绪,因为他们也是来看病的,可以理解。

  新京报:未来你有何打算?

  吴其阳:还会在儿科工作,准备继续深造,未来如果有合适机会,再精炼自己的技术。看着患者出院,还是挺有满足感和成就感的,我觉得自己的坚持是有意义的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
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





二维码